陳Sir揚言(第1479期)
  如果沒有二十多年來的大拆大建,廣州的樣子和裡子都肯定比現在要可愛得多。
  三元裡城中村改造喊了十幾年,幾乎每過兩年都會有新動作。前幾日當地街道欲花165萬重新對三元裡城中村改造進行招標。看城中媒體的報道得知:三元裡城中村改造之所以好事多磨,是因為文物保護部門出具的三元裡平英團遺址文物保護規劃方案(至今仍未定稿)與舊村改造方案存在多處重大的衝突。我的問題是:既然是一個未定稿的保護規劃方案與原來的改造方案有衝突,那麼在保護規劃方案定稿之前花一百多萬去再做一個新的改造方案有什麼意思呢?
  翻閱媒體對廣州的三舊改造難產的報道,無論是三元裡城中村改造還是恩寧路的舊城區改造,我們都不難發現相關方面對文化保育的抱怨。似乎文化保育做了偉大的舊城改造運動最大的醜人,阻住地球轉,阻住人家發達。這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廣州如果不是一個有兩千多年曆史的古老城市,只是一個一個有編號的地塊,那該多麼好!想怎麼拆就怎麼拆,想怎麼建就怎麼建。要怨只能夠怨當年三元裡村的老祖宗怎麼要在這個多少年後寸土尺金的地方舉起了反抗侵略者的刀戟……至於恩寧路嘛,建那麼多騎樓做卮鉅慌琶╁季禿昧耍獾媚敲炊嗟腦輛繅杖伺艿僥搶鍶ゾ勱糯道培擰�
  但歷史沒有如果。
  事情真的這麼簡單嗎?非也。除了歷史繞不過去,現實更加繞不過去。拆遷就是一隻巨大的攔路虎。有拆遷就有釘子戶,有釘子戶就難免有衝突甚至有血拆!此外,還有賣地重建和地塊上的新物業的商業運作。好多黃金地塊的商業前景並不像始作俑者描繪得那麼美妙,喝頭啖湯的真的馬上發財了,剩下的蘇州屎就讓下屆班子去擦吧。這是為什麼在廣州老城區巡城,不時就會有一塊一塊的爛地映入我們眼帘的緣故。道理只有一個,只要有拆遷就有人有錢賺。後面的故事誰也不負責保證結局是大團圓。出現了這麼多的爛尾這麼多的血淚,各位可曾見過有人必須負責、有人負了責任嗎?廣州只能在大拆大建中帶淚前行。
  想想廣州也真是可憐。小市民小業主夢想借舊城改造發一筆小財,至少可以改善一下居住條件。這個美好的願望給連片的大拆大建發放了通行證。文化保育活動的興起又給興緻勃勃的大拆遷兜頭潑了一盆涼水,請註意,僅僅是兜頭一盆涼水而已,實際上並沒有太大的阻擊力量,唯一可以步步為營緩慢推進的還是一個拆字。只有這個拆字是戰無不勝的。拆字的力量不在於零星的拆,而在於連片地拆。廣州作為一個古城的模樣就這樣慢慢地模糊了。
  以現在大廣州的版圖來看,廣州被拆得七零八落的老城區實在只是小得可憐的一小塊。如果沒有二十多年來的大拆大建,廣州的樣子和裡子都肯定比現在要可愛得多。哪棟房子舊了就修哪棟,哪棟房子修不好了就拆了重建,不排除要拆一些房子擴寬一下道路,但也僅此而已。要發展就到原來老城區的“郊外”去發展,廣闊天地大有作為。那該多好。不過這隻是一個無視現實和歷史的幻覺。這是一個朝種樹晚板的時代。誰也等不及以後美好,誰也等不及以後發財。最好現在就上火星把那裡的地都開發了賣錢。□陳揚  (原標題:頭啖湯喝了,蘇州屎給別人)
創作者介紹

xu97xuada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